追蹤
MILIFONOH!!(馘首)
關於部落格
  • 9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馬克思一句話

根據我的研判,這位銅鞋並不是裝死,而是真的不懂。不過,他真正不懂的並不是書裡寫的那些東西,而是書裡沒寫的那些東西。也就是說,他是因為不清楚這些思想的歷史與社會背景,才無法掌握書中要傳達的觀念。

最近聽這位銅鞋說,他那真正的老師(用 kaka Tiat 的方式形容的話,就是假左蛋頭鞋者)雖然在課堂上熱衷教導馬克思,卻沒有告訴鞋生要怎樣去了解那異常複雜的十九世紀歐洲。(再一次 → 根據我的研判,這顆假左蛋頭對此可能也不是很了解.....)XD

於是我想了一下,決定先協助這位銅鞋建立基本的問題意識。翻閱過紀登斯這本書相當精簡的概論之後,我在以下的段落上做了標記。

如果說文藝復興時代的歐洲造就了人們對歷史的關懷,那麼工業革命時代的歐洲則為社會學的興起提供了必要的條件。於 1789 年發生的法國大革命可以說是這兩大事件複合體間的觸媒劑。

..... 由法國大革命的政治氛圍與工業革命所引發的變遷二者所連結成的具體背景,通常被認為就是形成社會學的社會情境。然而,我們當不能忘記,自十八世紀晚期以來,西歐各個國家都各自有多麼不同的經歷,而就在此一歧異的架構中,社會學的主要傳統於十九世紀裡誕生。今日的社會學家經常草率談論十九世紀歐州「工業社會」之興起,這即是忽略了此一歷程所牽涉的複雜性。

..... 對西歐三個主要的國家--英國、法國與德國--來說,十八世紀末期正是其經濟繁榮躍昇的時代。..... 直到十九世紀中葉,英國方可稱得上是個真正的「工業社會」。法國與德國的情形與此大不相同。..... 在經濟發展的層面上,它們很顯然是落在英國之後的;.....

再則,以英國為衡量標準來說,十九世紀早期,不論是德國還是法國,都還不是一個內部政治穩定的國家--一個自由主義的中產階級在政府裡占有重要地位的國家。法國的復辟事件..... 打散了二十五年前雅各賓黨人(Jacobins)所持的崇高的進步的理想。由大革命所引發的社會與政治裂痕,與其說是在 1789 年的事件以及隨之而來的一連串事件中獲得解決,毋寧說是更形惡化了;.... 至於德國.... 於十九世紀之初,實際上還未成其為一個現代意義的國家,只不過是些君主城邦的鬆散組合,這個情形一直要到俾斯麥上台後才得到改善,在他治理下的普魯士,方能以其優勢地位完成德國在政治上的完全統一。

德國的「落後」乃是馬克思在早期的歷史唯物論裡的根源問題。..... 馬克思言道,「以政治而言,德國人只別的國家所的。」.... 馬克思歸結道:如果德國想要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只有靠著對那運行於變遷中的物質力量有所認識以補其光有哲學批判的不足,方有可能;而變遷本身是不止存在於觀念層面的。

許多作者都已相當正確地強調,馬克思的著作裡匯聚有來自三方面的影響。.... 亞當斯密與李嘉圖所發展出來的主要論點..... 法國社會主義的各流派對於資產階級社會之有限特質的某些觀點.... 黑格爾辯證法之運用....

銅鞋看完了這些標記段落,正要讀下文時,我制止了他。「後面先不要看....」

「那麼混唷?」他說。

「混?」我露出不懷好意的臉。「光是這標起來的東西的後面的東西.... 就夠你忙了吧。紀登斯說得很清楚,你不能單用『工業社會』這個名詞一語帶過十九世紀的歐洲國家。但就算粗略而言,當你說『十九世紀的歐洲工業社會』,你的意思就是說,這種社會與在此之前的社會不同。所以,為了了解這個『工業社會』,你就有必要先了解在他之前的社會,這是第一點(嗯... 印象中傅柯也說過類似的話... XD)。第二點,紀登斯也說,即使只看英法德三國,他們的經歷也非常不同,所以你有必要粗略了解一下這三國的歷史。好,這些都大概有點認識以後,你回頭來看馬克思,接下來就是第三點。紀登斯說,在他的思想中,至少可以看到三種思潮的影響,一是亞當斯密的經濟學,二是法國的社會主義,三是黑格爾的辯證法(其實,應該說,德國觀念哲學的發展吧.... XD),因此,這些人在說什麼,你也得有個大概的了解.....」

●__●" ← 銅鞋的臉

總而言之..... 這位銅鞋遇上了一位熱衷向鞋生宣揚馬克思的老師,但這位老師一點也不熱衷讓鞋生理解馬克思是個「曾經真正活過的思想家」,也不熱衷讓鞋生從馬克思所處的年代來認識他的思想。這樣能夠教出什麼呢?只能教出滿口經濟、生產、異化、資本... 術語的呆子吧。

然後我發表了我認為「關於馬克思最重要的一件事」:

馬克思於 1818 5 5 日生於萊茵河畔。

「噗~」這位銅鞋當場笑出來。

「ㄟ.... 」我裝出非常嚴肅的臉。「這句話把時間和空間座標告訴你,你就可以從這裡開始追溯很多事情啊。不能理解這些思想的時代背景和來龍去脈的話,還不如不要看書,保持腦袋的清白咧。」

最後,我塞了一本書給這位銅鞋,是 Alan Bullock 寫於 1985 年的《The Humanist Tradition in the West 》中譯本。「這本書很容易看... 去菸酒一下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和十九世紀這三章吧。你對歐洲思想史有點感覺的時候,馬克思就不再是異星人了。」

不久後這位銅鞋就去上學了。而我心裡想著,那顆熱衷馬克思的假左蛋頭... 不知道他誤了多少人呢!~"~

【本期銅鞋書單】
Anthony Giddesn,簡惠美譯,《資本主義與現代社會理論》(Capitalism and Modern Social Theory ),台北:遠流,2005/1994,pp.7-11。
Alan Bullock,董樂山譯,《西方人文主義傳統》(The Humanist Tradition in the West ),台北:究竟,2005/2000,pp.17-2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