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ILIFONOH!!(馘首)
關於部落格
  • 9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之二:給我聽好!

**********
某人:

一年多前我跟 kaka Tiat 和大腸聊天時曾經為自己不平而鳴,我說,「他嗎的!因為我看得清楚所以我就比較倒楣嗎?」而他們說,「很不幸--正是如此。」對,其實我也知道這一點,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點,所以我雖然時有情緒跟怨言,但我還是忠於自己的選擇,就算有苦不堪言的時候,還是一直很誠實的走下去。這當中有過許多起落,我一一經受了,也在這當中逐漸改變。但是有一件事情始終困擾著我,那就是我跟你無法溝通。

對,無法溝通。你必須了解,誠如我之前說過的,我的人生是帶有自我存在現實感的人生,而且我知道這一點已經很久很久了。所以我說什麼、做什麼的時候,我是真的知道我說什麼、做什麼。不幸的是,你雖然也是一樣的活著,可能也是很認真的過日子,但你並不真的知道你幹嘛。你總是逃避問題、逃避現實,以前是用酒精,後來是用躲貓貓。為什麼你會用這種方式來面對你的人生?因為你不知道你過著你的人生時,要面對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於是你以為躲過了別人就躲過了問題,其實,你躲過了別人,躲掉的不過是稻草人。而過去這一年多以來,我一直都很認真的要跟你溝通。但為何我總是會失敗?難道不就是因為你害怕面對問題,所以乾脆連溝通都逃避?

我知道你害怕溝通,於是努力去建設一個溝通的基礎。但你害怕面對任何事情,所以每次我建立起什麼,你就下意識的把他打破。你不是抱著清醒的自覺去搞破壞,所以我不能說你是故意的,但你之所以每次都像強迫症病人一樣不斷的犯錯,搞砸所有事情,正是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你以為你做的是對的是好的,但你的「對」或「好」始終都建立在「搞不清楚事實」之上。

你以為你拖累了我?對不起,你搞錯了。那是因為我願意承擔你,否則你沒那個能耐拖累我。

你以為你傷害到我?對不起,你搞錯了。那是因為我願意向你敞開心胸,否則你根本傷不了我。

你必須了解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承擔你」跟「我接納你」,都是我的選擇而不是你的選擇。我的選擇不用你來承擔!

相對的,你的人生自某個時間點起,卻是我在承擔的。你經受某些掙扎和痛苦,但真正深刻的東西是我的心靈在感受,我的靈魂在受折磨。我一再遇上你的逃避時,我已經知道那會帶來怎樣的後果,我是清楚知道這些後果會發生,清楚想過自己願意忍受這些後果的傷害,然後才決定放任他發生的。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想讓你從錯誤中學習教訓,讓你也能夠摸索出一條通往你自己的道路。我並非如你所想的,是不明不白的在犧牲某些東西。我曾經說過,我拿自己的某一部分給你當墊腳石,這是因為你告訴我說,你想站起來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而我打從心底願意幫助你。但是你說歸說,卻沒有深刻的體認,於是你把我這一部分踩在腳下同時又逃避問題的搞破壞時,你並不是在接受我的幫助,而是在踐踏我。

你不知道你在踐踏我,所以我努力想要讓你了解事實,以便你認清事實以後可以自己站起來。但又因為你害怕一切,你始終頑強抵抗,拒絕去看到事實。你以為一年多過去了,我還會繼續忍受下去?你以為你現在拿著虛幻的不存在的東西,主張那就是事實,我還會不出聲反駁?容我告訴你:

那根本就不是事實!!

你他嗎的現在就給我聽好:

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說的那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因為

老娘在乎的是自己!

誰鳥你那些解決不了的問題?!

自從上次從醫院回來以後,我一直過得很愉快。我好好的照顧自己,認真的工作,過著我想要的那種快樂滿足的生活。這一年多以來,從來沒有哪一段時間,我能夠像這半個多月一樣,打從心底感到平靜快樂的過這麼久。這半個多月我能夠這樣快樂的過,是因為我真的已經走上那條讓自己快樂的路。

但不幸的是,天外飛來橫禍,你打斷了這種平靜跟快樂。幾天前在那場和平且終於有所互動的談話裡,我告訴你說,我現在想要把自己照顧好,所以請你不要製造問題來打斷我的快樂生活。結果大腦裡裝腎臟的你,以為這是我在逼你要撒謊粉飾太平。喂,你以為我是什麼人?

我會容許我的人生裡有謊言?!

之後那天夜裡,我翻來覆去的告訴你,你跟我實話實說就好。你實話實說,我自有分寸,就算有點小悶也不會真的影響到心情,就像走在路上不小心踩到狗大便一樣,這種必然會發生的小事就算引發一點小小的不快,也絕沒有延續到第二天的可能。前幾天那次平靜而圓滿的談話就是活生生的證明。結果你不斷的抗拒,不斷的否認,不斷的用言語來激怒我,因為你下意識的要逃避,害怕被指責,不願意承認自己搞錯狀況而撒了謊。所以你堅持你說謊是我逼的,因為我「非常在意那些」,而「那些」是你「解決不了的問題」。

你不覺得你自己像三歲小孩一樣無聊嗎?我根本就不在意的事情,你硬要說我在意,然後拿著這個不存在的「在意」去自我折磨,像個受害者一樣哀號說我在折磨你。

你他嗎的有病啊?!

我在意的「你說謊而干擾到我」好嗎?不是你那「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你要拿欺瞞跟謊言來打造你的人生,fine,那是你的選擇,我不來干涉。而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就是麻煩你不要拿謊言來干擾我的人生!就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沒錯,我曾經非常在意過你那「解決不了的問題」,但我現在已不再在意,我在意怎樣打造一個我想要的生活,每天都愉悅的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在這過程裡繼續一點一滴的實現自我。如果你想在我的人生裡占有一席之地,你就非得接受這一點不可,否則麻煩你滾遠一點不要繼續拿謊言當灰泥來替我的屋子塗牆壁。你那「解決不了的鳥問題」要怎麼處理,你是要認真要擺爛,還是要逃避或怎樣,那是你的事,悉聽尊便,我既不關心也不想再去關心,請你不要再把你的問題攞到我頭上硬ㄠ我去關心。你如果想要我去關心,麻煩你學點基本禮儀來「請」我關心,說不定我還願意聽你說說或給你意見。但你耍流氓硬ㄠ我去關心的話,那我只好跟你說....

很抱歉,老娘不爽關心!

你一副很痛苦的樣子在那哀號,苦哈哈的自問「小事會何要鬧大」。是的,正如你所說的,小事鬧大根本就莫名其妙,我怎知道你幹嘛有實話不說要說謊話?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早就告訴你不下千萬次,在誠實這一方面我是個完美主義者,不容許一句謊言的存在,你有本事就瞞到無懈可擊,我自然只能甘拜下風,偏偏你每次瞞我什麼,我都如有上帝相助一般立刻就知道,你扯謊又嫌邏輯太差、打草稿沒打好,總是被我當場揭穿,講到你啞口無言,只能選擇激怒我的言語來應對.... 多少次之後,你卻還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的要選這個方案來與我相處,那我救得了你嗎?過去我放任你來激怒我,容忍你來傷害我,但我現在不爽放任也不爽容忍了。我就像實驗室裡的化學研究者,經過又一次意外爆炸事件後,現在頂著愛因斯坦般的頭髮和灰頭土臉衝出實驗室大喊:

幹!原來這個方式行不通!

我曾經對你許下一個諾言,我說「你在我這裡永遠都還有一個機會」。但既然那是我的承諾,我當然也可以打破這個承諾。既然這麼久之後,你都不願意接受我的人生以誠實為基礎的原則,我在實驗失敗之後,也就老實不客氣的收回過去那種一再容忍的承諾。過去我總是為你著想,擔心失去我的無條件背負和體諒之後你要怎麼辦,不過現在我不爽為你著想了。你要怎麼辦,我哪知道?你連我為我自己訂好的人生基礎都不肯承認,一直給我找麻煩,我幹嘛理會你以後要怎麼辦啊?

所以,你在我這裡再也不會「永遠都還有一個機會」了。Time's up,你把我的耐心跟體諒耗盡了。你如果想要機會,那你像個人樣懂點禮貌好好的爭取,但你休想拿你那【狗屁邏輯‧自我欺騙‧喬裝受害】當武器來ㄠ我。你如果不想要機會,那請你滾遠一點回你的兔子洞去哀號,不要左右刺探以為舊戲法還能玩出個什麼新花樣。

某人,麻煩你認清現實。現實就是:你可以有你的選擇--要嘛你就死在你那無底深淵裡,跟過去數十年一樣過著無望的人生,在人生裡沒有我以後,自己去承受你那【沒有自我‧沒有靈魂‧沒有影子‧沒有深度的痛苦】,一邊祈禱我不會哪天睡醒了突然冒火,也回敬你一些「天外飛來的橫禍」當禮物。要嘛你就接受我的人生以誠實為指導原則,謊言沒有生存的餘地,而且

我只關心我自己

一點也不關心你的鳥問題!


我還可以告訴你,我也有我的選擇。而且我已經選好了。正如上面所說的,我有我的人生要實踐,所以.... 如果你還是堅持「我在意你那解決不了的鳥問題,因此你必須繼續拿謊言來干擾我的生活」,那麼:

Get out of my way!!


I AM LEAVING YO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